返回第十一章  长街锈刀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『点击章节报错』

    屋内那人正坐在苏陆的椅子上,低头写着什么,他感觉到有人进来了,头也没抬便道:“不是说了吗,我不喝酒,你们喝去吧,不用管我。”过了一会,他发现那人并没有离开,他不耐烦的放下笔,抬头道:“我不是说了……”

    当他看到眼前的人时,他愣住了,接着他看到了他肩上扛着的人时,他的冷汗已经浸湿了他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我问,你答,如果有一句假话,我便杀了你,听懂了吗?”阿风道。

    那人慌忙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阿风道:“你是陈云安排在这的是不是?”

    那人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都知道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帮上一任县令和孔雀山之间传信,其余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苏陆一家呢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知道,他……他们突然就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把我女儿在这的事告诉了陈云?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不是……是……是……是我说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她是我的女儿?”

    “他们说话时,我偷……偷听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们什么时候失踪的?”

    “就在我告诉陈……陈云后,回……回到县衙,他们就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写什么?”

    那人低头看了看桌子上他刚刚写的字,抬头道:“写……写……写信给你肩……肩上那个人,告诉他,苏大人一家不见了……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阿风跃上屋顶,站在屋脊上,他在思索,苏陆并没有被人抓走,因为那时陈云并不知道小沫已在县衙,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苏陆已经发现了县衙内有奸细,所以提前躲了出去,如果是这样,他们会躲在哪里呢?

    突然,他似乎想起了什么,几个纵跃,便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陈府内。

    陈康正坐在椅子上看着刚刚送来的信,送信的人还跪在他的面前,等待着指示,他已经给陈康送过很多次信,每次陈康读完信后都会再写一封信让他再送回去,可这次陈康已经读完了信,却并没有写回信,而是呆呆的坐在那里。

    陈康的头发已经花白,脸上也已布满岁月的痕迹,初看他的眼睛,你会认为他一定是一个很随和的人,因为他的眼角永远都带着笑意。可如果你现在看他,一定会觉得不寒而栗,送信人并没有抬头看陈康,他听到陈康离开了座位,接着他看见陈康的手握住了他腰间的佩剑,把它拔出,陈康道:“你还记得你这把剑是从何而来的吗?”

    那人道:“属下当然记得,这把剑是大人赏赐给小人的。”

    陈康道:“那你可还记得我为什么把它赏赐给你?”

    那人道:“属下不知。”

    陈康道:“那是因为你每次给我带来的消息都是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那人突然感觉到一阵寒气进入了他的胸口——正是那把剑。

    只听陈康又道:“可你这次带来的确实坏消息。”

    陈康拔出了剑,血喷在陈康的脸上,陈康突然发了疯似得挥剑砍向那人,嘴里喊道:“我儿子死了!我儿子死了!你也该死!你也该死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大人,小姐来信了。”

    “信上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信上说她会带着二少爷的尸体回京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你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大人,小姐带着二少爷的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到哪了?”

    “已经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。(1/2)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