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十二章  长街锈刀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『点击章节报错』

    秋天总是伴随着离别。树叶离开滋养它的大树,落到了地上;大雁离开了他的家,南飞去了。那么人呢?人是不是也总是在这个季节离别?

    子时,新月已挂在天边。

    陈府上下都没有休息,因为他们都在忙着陈云出殡的事情。红灯笼换成了白灯笼,远远望去,陈府好似已变成了一座鬼宅。

    如果你抬头看去,你会发现在陈府的屋顶上正站着一个人,这人仿佛已经与夜色融为一体,他一动不动,也许你会认为那是一座雕塑。因为天黑,看不清他的脸,但是却可以看清他手里的刀,那把刀在月色下,闪着寒光,散着寒气。人呢?人是不是也和那把刀一样呢?

    陈康坐在椅子上,双手按着头。过了一会,他拿过笔墨,在一张纸上写了几个字,便喊道:“来人!”话音刚落,一个人便走了进来。陈康道:“把这封信送到李祝手里。”那人没有说话,接过信便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陈康闭着眼睛,不知为何,他有些心慌,一种不好的预感萦绕在他心头。

    清晨,太阳已经出来了,陈康一宿没睡,他起身洗了把脸。早饭已经准备好了,陈康吃了几口便放下了筷子,这时一个人跑了进来,正是昨夜被他派出去送信的人。

    陈康看着他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那人道:“大人,李祝……李祝被人杀了!”

    陈康依旧沉默。过了一会他终于开口道:“你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那人不可置信的看着陈康,确认陈康没有别的命令,他便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陈康坐在那里呆呆的想了半天,然后他突然起身来到了陈婉儿房门前,里面什么声音都没有。他敲了敲门,里面突然传来了声音,陈婉儿大叫着:“我的孩子回来了!我的孩子回来了!”门开了,陈婉儿披头散发,已不像个人的样子。看到陈康,陈婉儿欣喜若狂的脸一下子暗淡了下去,只听她喃喃道:“你不是我的孩子,你不是我的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陈康进了屋内,将门关上。陈婉儿突然一把抓住他的衣领,叫道:“是你!是你偷走了我的孩子!是你!是你!你把孩子还给我!你把孩子还给我好不好,我求求你,我求求你……”说着她已跪了下去,脸上满是泪水。

    陈康叹了口气道:“我知道你是装疯,你吞下去的并不是那封信,那封信在哪?”

    陈婉儿嘴里却只重复着那句话“我求求你,把我的孩子还给我好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陈康继续道:“你是我的女儿,难道你非要置我于死地吗?如果你你不说,不仅我会死,你也会死,陈府的每个人都会死!”

    陈婉儿突然站了起来,看着陈康,道:“我既然选择了与你为敌,便没想着还会活下去!那封信,现在已经在皇上手里了!”

    陈康道:“不可能,进京的每一条路我都派人严守,除了你,每一个进京的人我都检查过,那封信肯定被你藏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陈婉儿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是装疯?”

    陈康道:“我不知道,我只是为了确保万一试你一试,没想到……”

    陈婉儿道:“是吗?那你现在试出来了,你要杀了我吗?”

    陈康道:“只要你把信交出来,我不会为难你。”

    陈婉儿道:“如果我不呢?”

    陈康道:“那我们都会死。皇上会诛我们九族。”

    陈婉儿道:“那我们便一起死好了。”

    陈康沉默,看着眼前的陈婉儿,想起了她小的时候,他叹了口气转身离开,在离开之前他又说了一句话:“如果真的有那一天,我希望你还是疯了的好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官员们都已经来到陈府吊唁,陈康不解,虽然今天是陈云出殡之日,可为什么与他平级的官员都亲自来了,还包括平时与他不和的官员都来了。正在陈康正要询问,这时突然一个人打断了他的话。

    “他们都是我请来的!”一个人正缓缓走来。

    众人看着他,却没人认识他。这时陈府的护卫突然都冲了出来,挡住了那人的路,因为那人手里握着一把刀。

    那人停下,道:“昨夜各位府上的信是我送的,让你们来,是要让你们知道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这时吏部尚书吴忠道:“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那人道:“我叫阿风。”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他们并没有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。(1/2)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